ag视讯竞咪厅|官方网站
ag视讯竞咪厅|官方网站
交流合作 首页 > 附属栏目 > 交流合作

 

交流合作

  
       我们在专业教学上配备具有多年ag视讯积分|注册美术教学经验的一线老师;在专业方向上聘请中央美术学院的教授进行把关、辅导;定期进行模拟考试由专家、教授 进行打分、点评。
       光华美术培训学校主要以培养报考中央美术学院,清华美术学院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北京服装学院等全国各大美术高等院校的应,往届高中生为主要教学方向。在过去的几年当中与全国各地的美术高中和中学美术班有着长期的交流,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为地方上的学校培养了大量的艺术人才。北京光华美术培训将一如既往地与各地学校合作,为各地学校培养更多优秀艺术人才,创造更辉煌的成绩和更高的升学率。同时希望更多的学校领导以及专业老师们光临清艺艺术培训基地进行交流、考察。



                                           陈丹青 对画画我不肯失去野心

                                               陈丹青

 

        继《退步集》、《退步集续编》、《纽约琐记》、《陈丹青音乐笔记》、《多余的素材》之后,2011年年初,陈丹青又有两本新书出版,一本是画册《归国十年》,一本是《笑谈大先生:七讲鲁迅》。

  陈丹青回国的这10年,由于一本又一本大受读者追捧的书,由于媒体的热情包围,由于他涉猎的话题大大地延展到绘画以外,渐渐地被人误以为,他已经远离绘画了。实际上他从未停下手中的画笔,他最心心念念的还是绘画这件事,《归国十年》正是他2010年末在中国油画院举办的“2000-2010归国十年”作品展的结集。

  陈丹青的老同学、中国油画院院长杨飞云说:“丹青以他无师自通的才能活跃在文化界多个领域,影响广泛。”他还说,在文学随笔的、文化论述的、社会批评或其他各种领域的陈丹青背后,实际上是一个油画的陈丹青,也是他尤其希望看到的:“我相信惟有油画才能真正成全并证实他的全部才情。我们需要一个油画的陈丹青。”

  这个说法,被陈丹青笑嘻嘻接住:“仿佛浑身上下涂满油料。”

  那么粗陋的环境,居然可以专心画画

  人物周刊:你的第一幅静物油画是15岁画的3只蕃茄,第一幅油画风景写生是襄阳公园外的东正教教堂,16岁。看你第一张油画自画像,15岁那年你有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双眼皮双得很厉害,而10年后,1978年投考美院前的自画像上,它们变得凛冽,嘴唇表情很倔强……现在回看起步阶段的作品,什么感觉?

  陈丹青:15岁的男孩,还没长好。画完了,我就骑脚踏车去父亲单位:1968年是文革顶混乱的一年,他被留置审查,父子俩躲到办公楼的墙根背阴,我就书包里掏出小画给父亲看,他说,耳朵画得很像。10年后画自画像,已是资深流民,自以为是个男子汉——现在看,还是小瘪三——那年全国恢复高校招生,我已决定投考中央美院,一时志满而意不得:心想总能考上吧,可要是考不上呢?所以脸上那副德性。那是夜里在家画的,头顶上一只电灯泡亮着,家人说笑走动。现在不能想象那么粗陋的环境,居然可以专心画画。这就是年轻的好啊。

  人物周刊:8岁那年写给母亲的短信(主要讲买米的事情)还在,42年前临摹的扑克牌也被你重新找到了,可见你是一个珍惜记忆的人。假如有一天因为不可抗力,你将永远不能再执画笔,你舍得吗?

  陈丹青:雷诺阿晚年在轮椅上画画,手捏不牢笔,唤家人用布条绑住手指和笔杆。毕加索92岁最后一幅自画像,用的彩色铅笔,仍然牛眼圆睁,像是提前瞪着自己的尸体。画家是野蛮人——我指的是嗜画如命的画家——弗洛伊德今年死了。他八十几岁的照片就是赤膊在画画:你去看几岁大的男孩双手抓牢一件什么东西,凶狠顽强地弄来弄去玩,喊他不应,止他不住,只是使劲抓牢着,那股子蛮劲,就是老弗洛伊德脸上的表情。

  创新是句廉价的谎言

  人物周刊:2000年,你有“1968-1999素描油画展”,去年续上“归国十年油画速写2000-2010”,这是对自己职业画家的生涯有所交代吗?

  陈丹青:2000年展事是清华美院办的。去年中国油画院老同学让我长期使用天窗画室,临了希望挂一挂,大家看看。可是向谁交代?为什么非要交代?市面上展览太多了,我几乎不看,也不想到给人看。

  人物周刊:在画画这件事情上,你有没有技艺上的、心理上的,或者二者相交织的几个阶段?现在你对画画,是什么样的心情?

  陈丹青:不管在不在画画,我每时每刻惦念技艺,抽筋似的:下一笔怎么接?横向还是倾斜?笔锋摁下去还是轻轻扫?等等等等,一连串密集的来自潜意识的动作反应,那是艺术家的恒常心理。传统艺术就是技术,别的全是扯淡。当然还得跟一句:技术再好不等于艺术。但严格说,艺术、技术,不过是词语,一幅画永远无法和词语对应。艺术派或技术派争论,都是词语的三岔口,我不参加。我对画画这件事什么心情?刚才说了,男孩使劲抓牢一件什么东西,无所谓心情不心情,他根本顾不上。上海夏天发大水你见过吗,小孩子喜欢上街趟在脏水里暴玩,娘或姨死命喊、骂、拖拉、拽打,孩子死命不肯挪步啊。

  人物周刊:大凡,所有的职业都要面对一种因重复而生的疲劳和倦怠。对画画,你有疲劳感么?它的产生是否有大环境因素?

  陈丹青:当然疲劳,也会倦怠。但和单位听报告的倦怠,整天开电梯的疲劳,完全两回事。“大环境因素”是指什么?人喜欢艺术,不可理喻的。有谁逼着弗洛伊德87岁还要画画吗?或者逼着他在乳房部位再画第九十八遍?没有,可是老家伙非得那么干,你怎么办。

  人物周刊:吴冠中画了一辈子,他讲过:“我不愿我的孩子学画画,画画太难了,创新太难了,不创新又没出路,太苦了。”你可曾为“创新”这东西受折磨?

  陈丹青:第一句话,我默认。我从未要孩子学画画。下面四句,既没想过,也不认同:画画是“很难”,但也很容易,因为快乐,因为享受。“创新太难”,我从未试图创新。“文革”时听着美术圈整天价“创新创新”的,我就厌烦。那是意识形态词语,创什么新?还不是要你画工农兵!“不创新就没出路!”没出路就没出路。画画不是为出路,是为喜欢。“太苦了”,赶紧找甜蜜的路数啊,画画原是自找的,“太苦了”?

  人物周刊:一页一页临摹日本珂罗版唐太宗书帖和淳化阁帖集,或者用油画来临摹董其昌或王时敏,是你的创新么?

  陈丹青:创新是句廉价的谎言,等同空话。我稍微在意此前别人做过没做过,是否这么做。这其中,略微可能找到一点点自己的可能性。画画册,事属偶然,因纽约大画室那整条街给卖了,我挪到小画室,于是摊一地画册,自己画画。但我没做过调查,不清楚此前哪位家伙画过画册。回国之初,这些画被同行和理论家反复嘲笑,过了几年,有年轻人开始画各种书,又有若干观念艺术家忽然惦记董其昌。但我也没雇佣侦探做调查,不敢说人家是看了我的画。

  如果哪位画家焦躁,那是他不太会画画

  人物周刊:当你问那个女模特,对你画室里的哪些作品有印象时,她指指煤矿工人那批说:“你好像懂他们。”你觉得自己真的懂得他们吗?在你看来,画家跟现实之间,应该是怎样的关系?

  陈丹青:那位女模特说得有意思,简直懂修辞。我不知道自己懂不懂矿工或农民,但我一定弄不懂当官的、谈生意的、玩儿金融的,还有毫无表情的科学家,不,一点都不懂——这就是我和现实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难以和现实理顺关系,而且不想理顺。

  人物周刊:你说“现状不算美术史”,怎么讲?

  陈丹青:现状,就是几万几十万少年人排队领取准考证,然后几百万家长给保安拦在外面,瞧着孩子进考场。在国外,现状是指许多许多艺术家苦苦地等,抽烟抖腿,盼着买家或策展人。中国艺术家聪明多了,他们创造许多学院、画院、研究院,印了许多附有各种头衔的名片,每一头衔代表一份价格,这一切正在成为中国的现代美术史——真的美术史是什么呢,是一声不响的大规模淘汰。

  人物周刊:“中国最好的人体画,其实是春宫”,能就东西方的人体画展开谈谈么?

  陈丹青:古典中国绘画出现裸体,只有春宫画。所谓“最好”,是指春宫画不同画手的高低雅俗。画交媾与画人体,两个概念,都没错。但要回答为什么偏偏希腊人公然崇拜一丝不挂的身体,中国人偷偷画男女在床上篱下玩,需要很多很多知识和学问,我也巴望找人展开说说呢。

  人物周刊:如今作画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一篇媒体约稿没有完成,一次大学演讲要做准备,还有一场电视访谈就在眼前……会不会因此笔触焦躁起来?

  陈丹青:不会。我原是快手、急性子,近年也不免忙碌,但到这年岁,不会焦躁。不会。第二,谢天谢地,一画画,你不可能焦躁。瞧着模特与画布,你会激动,紧张,但不会焦躁。绘画的过程,天然地安静而专心。如果哪位画家焦躁,那是他不太会画画,才分有限,或者,他不那么喜欢画画,其实不该画画——当然,考试百分之百逼人焦躁,逼人得病,甚至自杀。你试着想想莫扎特如何参加我们的统一考试?

  如今艺术变得好可怜

  人物周刊:王安忆曾经讲过,跟你在一起能谈艺术。我想她的意思是能谈对路、谈到点子上。虽然这些年,讲到艺术你多半是一副不好意思再提的样子,但说实话,你是敬畏它的对吗?

  陈丹青:不敬畏。说“敬畏艺术”,有点做作。我可怜艺术,如今艺术变得好可怜:艺术在中国被谈坏了,里里外外谈坏了;再者,很难遇见真心谈艺术的人、认真谈艺术的场合。你瞧瞧譬如中央电视台的“艺术人生”,造孽啊,艺术被弄成这样子谈,谈什么艺术啊。

  人物周刊:最后问一个直愣愣的:你的文和画,你自觉哪个更牛逼?

  陈丹青:我非常希望直愣愣地回答,可惜做不到。人无法评价、也不该评价自己。“哪个更牛逼?”应该你来告诉我呀。但这问题考验诚实,我愿多写几行——如所有艺术家,我难以戒除听取回应的欲望:对我的作品的回应。目前仍会有人泛泛夸我画得好,但你知道,人其实在乎谁夸奖,尤其是,用怎样的词语夸奖。批评亦然。听得半句懂行的批评、讥刺、挖苦、警告,简直金不换。可惜这等机遇太稀,所以我常年自己贬褒自己,藏在肚子里,轻易不说。

  夸我写得好,时或也有。我竟得了几次奖,全是因为书。但我知道那是媒体奖掖“敢言”,不是抬举我的写作。只可怜今世所谓“敢”说的那点点“言”,原已寒碜得紧,而居然得奖,谈得上什么“牛逼”,什么“文”。

  在我,写作似乎比画画稍微容易——倘若我的正业是写作,绝不敢这么说——业余做做的事情多少显得容易些,因为没野心,不必顾面子,虽然我写作可能比画画还认真,中年后的业余爱好,通常都很当真的。吐句实话,请勿介意:今午你在电话里说,我写得比画得好,我漫应着,其实伤心了,很轻微地一闪而过的那种伤心——中年女子发现一根白发或皱纹,大约是这种轻微的伤心吗?——但我好高兴自己居然伤心,因为仍然在乎绘画的面子,不肯善罢甘休,失去野心。英语的“Ambition”并非贬义,可译“雄心”,开头你不是问我看自己25岁自画像,什么感觉么?此刻想出来了,就是瞧着这个青年直愣愣地装大人、装成熟,可是脸上分明有野心。

 
关键字:ag视讯竞咪厅|官方网站 | 转北京户口 | 免费出国留学 | 光华艺术中心 | 美术培训 | 书画家高光华| 怀旧版
版权所有:北京光华艺术强训中心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黄村兴华大街北路兴涛学校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光华画室地址:中央美院燕郊区对面夏威夷北岸1号楼
Copyright @ 1992-2011 Guanghua Art training center 晋ICP备05009250号 技术支持:天狐网络 晋城黄页
在线客服一
在线客服二